雪夜冰影

铠圈小透明一只,主cp北西天安
叫霜霜就OK

君心(36)

又是剧情过场的一章……
最近码字的时候脑子不太清楚大家凑合一下吧……
———————————
​北淼打了几下就觉得不太对。
这两个幽冥魔实力不算强,和队长级别的库忿斯和库拉更没法比。如果连他们都只能跟自己和西钊打平……那么本就因为安迷修策反战士失去了好几个手下的路法,有什么理由就放这两个家伙杀到他们的大本营?送死?
或者……只是探路的先锋而已……
他刚刚让炘南和东杉都留在屋里先不要轻易出动,为得就是看看对方搞什么把戏。他总觉得对方是在试探什么。
“小心身后!”
他一分神的功夫,就忽略了背后的一点异状;而西钊正在投身自己的战斗,来不及援护,只能出声提醒。
一个新的幽冥魔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挥刀直取北淼;此时北淼前面的那个被打得步步后退的也看准时机正面攻来。
北淼心思一动,忽然转身格住那个新来幽冥魔的攻击——他的直觉告诉他,背后这个敌人的攻击,比正面那个更危险。
既然非要挨一下,那么……两害相权取其轻。
然而另外一下攻击竟也没有落在他身上。

“沙宾。”
一面盾牌架住那把刀,稍稍用力推开,露出后面的人。
“又是奉命行事?巴纳雷斯,还有……”他转向另外两边,“库克,巴鲁。”
巴纳雷斯哼了一声:“沙宾,你身为灰冥队的副队长,两次擅离队伍,竟然还敢阻碍任务,帮助这些地球人!”
“我也已经死了两次。”沙宾道,“如果这样将军依然不肯放过我和二位队长,那我也…只好反击了。”
西钊已经随手挥开库克的攻击,后退两步站在北淼背后:“没事吧?”
“当然。”北淼转手取出流星枪,“不过这家伙,算是把我惹火了。”
“是啊。”西钊微微一笑,取出震雷斧,“该给他们点教训了。”
巴鲁和库克分别盯着眼前的敌人,做出应战的准备,然而……
北淼和西钊忽然同时转身,向着对方面前的人冲了过去。
库克躲闪不及,被流星枪刺了个正着。北淼利用流星枪的长度,把用刀的对手封在离自己一枪之隔的地方,完全无法发挥威力,只有抵挡的份。
巴鲁虽然还能稍微反击,然而面对一个能和库忿斯打成平手的对手,他也很难讨到多少便宜。
所以其实最麻烦的,是那边重伤初愈的沙宾。
然而好在没过多久,小飞和小刚就赶了过来,分头封印了巴鲁和库克。巴纳雷斯则是因为沙宾提出他曾经救过乔奢费,这次暂时放过他,就当替乔奢费还个人情。

“不慢啊。”自从那两个过来就开始围观看戏的北淼解除铠甲走过来,“实力似乎也有点长进。你们那个术修者教得不错。”
小飞道:“那是当然。阿清这几天在教我们提高召唤铠甲的持久性,不过这成果你们今天是看不见了。”
“你们就住这里?”小刚抬头看着那间两层的小楼,“好像蛮大的,不像俺们……”
“人多,没办法。”西钊笑道,“进来看看吗?”
然而小飞刚迈进大门,就被迎上来的人吓到了:“……姐?姐夫?”
“前几天不是才见过吗?”敏慈笑道,“当时我说我有地方住,你还不相信?”
“所以……姐……你也是……”
“你想什么呢!”敏慈赶紧打住他,“是你姐夫。”
“来,介绍一下。”西钊拍了拍小刚的肩膀,“那位就是你的偶像。”
炘南也并不介意,走到小刚面前,伸出手:“你好,我听北淼和西钊说过你。我是炎龙铠甲召唤人。”
小飞和小刚再次受到惊吓。
于是直到回到铁板烧店,小刚和小飞还处在“你姐夫是炎龙侠你居然不告诉我”和“我也不知道你让我怎么说”的状态。随后跟来的沙宾一脸无语地绕开他们走进去,换回自己本来的脸,迎上了欣喜地跑出来的乔奢费。

晚饭过后,ERP的五个人再次聚集在了地下室。
“你不让我们出去参战,是有什么打算吧?”炘南问道。
北淼点头:“到今天为止,在这个城市召唤过铠甲的只有我和西钊。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他们不应该知道其他铠甲的存在。”
“看今天的反应,他们应该知道有其它铠甲存在,但不知道你们已经来到这里……或者说不知道你们是召唤人。”西钊道。
炘南点头:“也就是说,这里应该没有内鬼。”
“那他们是怎么找过来的?”坤中道。
“关于这个,公司最近给我发的和巴王交涉的情况,有一点很值得在意。”北淼道,“所有的合作文件,总裁签名都是印上去的。可是看以往的文件,巴豆一般都是亲笔签名的。”
“这能说明什么?”坤中不解。
“这种习惯一般都不会轻易改变,我觉得这样的情况很可能是……他不能亲笔签名了。”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