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冰影

【北西】归人(26)

继续搞事情之前先来点日常过渡
——————————
早饭应该是西钊的手笔,味道不错;北淼和西钊​两个人的关系终于正常,可喜可贺。
以上是冰儿早饭结束时的全部感想。
她担心了一夜,生怕他们闹翻。她有心听听情况,可是北淼的房间隔音效果居然该死的不错,她贴在门上都听不出什么声音。最终她只好怀着忐忑的心情去睡觉,而且在床上折腾了好一阵,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然而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却发现北淼和西钊如往常一样相对坐在桌边吃早饭,旁边另外摆着一份,是她的。
气氛看上去还不错,脸上没什么痕迹,初步排除打起来了的可能性。
她还不敢确定他们是真的和好了,还是只在维持表面的和平,于是只好利用在影界训练多年的风平浪静脸走过去坐下,拿出搜集情报的专注度观察两个埋头吃饭的人。
直到她看见……
北淼吃完的时候,西钊特别迅速地从桌上放着的那个比较靠近自己的纸巾盒里抽了张纸递给他。北淼很自然地接过来擦了擦嘴,然后起身拿包,说了句“走了”,就要转身出门。
“中午回来吃吗?”西钊头也不抬地问。
已经转身迈步的北淼竟然又收回脚步转回来:“不了,今天公司事情多,脱不开身。”
“那我做好了给你送去?”
“不用。你还有事,让你来回跑多麻烦,我在食堂吃就行。”
“北淼大少爷吃的惯公司食堂?”西钊终于抬头,看着北淼露出一个微笑。
天呐她没看错吧!西钊居然调侃小北哥?!要知道这段时间他一直是对“衣食父母”北淼十分尊重的。
“当然。”北淼从善如流,“食堂虽然比不得家里精细,但作为公司领导,我还是能和员工同甘共苦的。”
“好吧。”西钊轻笑,“路上小心。”
“知道。”这次是真的转身出门了。

虽然看样子是真的和好了……可为什么不是和好如初,反倒感觉他们两个的关系比之前更近了呢?
“冰儿,我记得你今天不上班?”
“对。”听见西钊的声音,冰儿赶紧回神,抬头看着西钊,“今天老板有事不能开门,就放我们一天假。”
“我今天要去饺子馆,可能会呆久一点,要不要一起?”
“饺子馆?”冰儿愣了一下。
“前几天我和惠姨约好去饺子馆帮忙。”西钊解释道,“如果来不及,可能就没法回来准备午饭了,我怕你自己在家……”
“以前又不是没挨过饿。”冰儿低头把最后一口早餐塞进嘴里,有点模糊地道,“不过今天没事,一起去吧。”

厨房里的事,冰儿一向是不上心的。虽然每次在家都是她洗碗——不,应该说因为她绝不可能做饭,才每次都主动承担后续工作。
所以她也就是帮着整理一下厨具,然后就坐在外面,一边听炘南弹琴,一边看厨房里的情况。
西钊倒真的是很用心地在帮忙,顺便虚心接受惠姨对于烹饪的技巧之类的。看他围着围裙握着菜刀的样子……
“越来越有……家庭主妇的感觉了。”
“你说什么?”炘南刚刚落下一曲,转头看向冰儿,她这才发现自己把想法说出声了。
“没什么。”冰儿急忙仔细看了看厨房里的人,西钊正按着惠姨的指示学着调饺子馅,完全没有分心看她,这才松了口气,顺便在心里唾弃了一下生活安逸久了之后越发没有警惕性的自己。要是让界王知道她有一天能不知不觉把心里想的东西说出声,估计会觉得他白教了这么多年。
不过,这样也挺好,不是吗?

【北西】归人(25)

这章有糖哦23333所以不准再说我是后妈了!
——————————————
“对不起。”​
北淼忽然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灌了一口饮料——那动作像是灌酒。
“为什么道歉?”
“我害了你。”北淼低声道。他终于有机会面对西钊说出这句迟了四十年的道歉。
“我……一直不相信你。张健背叛的时候……在海边那个废仓库……”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当年那些事的?我是说……孤儿院的事。”
北淼表情有点不自然:“小嵩帮我们找到了当年孤儿院失火时的消防队员,我才知道我当年……逃走之后,还有人去救小雪,但那时候我不确定是你。后来……他又在向阳那里找到了院长留下的信,里面说明了一切,那时候我才想起……你,我,东杉,坤中……我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但是当时你……”北淼停住了。
“我已经死了,是吗?”
沉默,算是默认了。
明白了。
北淼一切不合理的行为,都合理了。
“其实听上去……这也不算最坏的结果。”西钊慢慢道,“虽然走了很多弯路,可是你们最终还是拯救了世界,你也救了冰儿……你们依然是英雄。谁规定英雄不能犯错误呢?”
他往北淼的方向挪了挪,一手搭上北淼的肩膀:“当然,现在会更好。现在冰儿没有堕入黑暗,炘南没有受伤,张健也没有拿到铠甲。所以,冰儿不会有事,我也不会有事。你说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你……会恨我吗?”
西钊略一思索,然后道:“他不会。”
北淼愣了一下:“为什么?”
“我想‘我’明白,你不信任的是影界的人,而不是西钊。”
“我想,无论哪个我,都会相信当年那个在孤儿院为一个不合群的小男孩挺身而出的北淼哥。”
西钊说这句话的时候,北淼一直看着他的眼睛,从中读出了坦荡和坚定。
西钊的确是这样想的。
可就是因为这样,北淼忽然觉得心疼。他从没想过小时候年少无知的一次挺身而出,竟然让西钊记了这么久。
如果西钊骂他,甚至狠狠揍他一顿,他都觉得正常,而且他一定不会反抗。
可是没有。
西钊就是这样一个人,抛去一切坚硬冰冷的伪装,他的心,就是这样的温柔。
这种让人沉醉的温柔。
北淼在心里叹了口气。
西钊并未察觉他的心理,继续说着:“北淼,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既然……既然老天给你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你就该珍惜它。不要再想这些不会再发生的事了,与其为这些痛苦,倒不如……”
西钊话音未落,北淼却忽然反手抓住他搭着自己肩膀的手,把人往自己方向一带;西钊没有想到北淼这样的举动,一愣的功夫,整个人就被北淼拥在了怀里。他吓了一跳,急忙想爬起来,却被人牢牢地抓住,一时间挣脱不开。
北淼呼出的气息扑在脸畔,有点微微的痒。西钊陷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不知不觉地停止了挣扎。他犹豫了一会儿,慢慢抬起手臂环上了北淼的身体。
就这一次。西钊对自己说。哪怕就这一会儿,哪怕北淼永远不会知道他到底怀着什么样的情感。
“谢谢。”
良久,北淼终于吐出两个字。
谢谢你的信任,谢谢你的安慰,也谢谢你的原谅。
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会让你活下去。我要看到你四十年后的样子,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西钊微微勾起唇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我才要谢谢你。”
“有些事情,我要再好好想想。等一切结束之后,我会给你个答复。”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西钊只当他是在继续之前的话题,轻轻地“嗯”了一声,再不多言。
他并不知道,那年青山之上,北淼是以一种如何痛苦的方式,知道了他这辈子都不会主动说出的秘密。

【北西】归人(24)

北淼​无疑是个冷静而沉稳的人。
可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在冰儿的问题上变得那么……极端?
最开始的时候,他几乎要二十四小时看见冰儿在眼前才能放心;后来他虽然放开了一点,可只要对方稍微给出一点冰儿出事的暗示,北淼的冷静立刻就会扔到九霄云外。
其实在他身上,北淼也有表现出这样的苗头。比如每次去ERP训练,即使那天没有北淼自己的训练,他也一定要亲自开车接送,甚至有一次西钊听到他打电话让公司推迟会议,只因为要送自己。
再比如北淼好像从来不许他接近仓库一类的地方。上次冰儿说她打工的书店马上新到一批书,但是搬运人手不够,想让他去帮忙搬到库房里,他反正也没事干,就答应了。结果被北淼知道,竟然坚决反对他去,然后立刻到公司抽了两个人派给冰儿去帮忙搬书。
冰儿可能没当回事,可他能感觉到北淼当时的眼神分明是……紧张?
他为什么紧张?
但最明显的还是冰儿。如果说冰儿被“绑架”的那次还能说是对方做的圈套成功,北淼关心则乱的话,那这一次……无法理解。
在西钊看来,那个恶水附身的所谓“冰儿”根本浑身都是破绽。恶水的目的就是用冰儿扰乱北淼,如果她真的附身了冰儿,为什么要蒙面?冰儿的飞针是界王设计找人造的,影界的人要弄到完全不是难事,无法作为判断身份的依据。最重要的是,她没有戴海螺——那个自从她和北淼相认就一直挂在脖子上的海螺,在黑衣服上一定会很醒目。
如果说北淼第一眼看上去有点晃神愣住,那还有可能,但稍微想想就绝对能反应过来。而北淼当时的状态……他分明就是相信了!直到结束战斗,他打了个电话给冰儿,确定她一直在书店没出来过,才算安心。
即使北淼不如他了解冰儿,也不至于被这么拙劣的陷阱影响吧!
除非……他从心里就觉得,冰儿会被恶水附身。这也解释了他那段时间对冰儿极端的保护——他怕冰儿真的出事。
可是此前就算曾经在影界的他也不知道暗五行护法的存在,北淼为什么会……
西钊想不通。

这次换成了北淼沉默。
虽然早就想到西钊会问这个问题,可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想好要怎么回答。
北淼无法解释。他知道这些的原因实在太超越人的理解能力,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西钊没有追问,就坐在那里,看着他。
良久,北淼终于开了口:“你相信我吗?”他苦笑,“你大概会觉得我疯了。”
西钊点点头:“你说,我就信。”
“如果我说,我是个从未来回到这里的……亡魂呢?”
西钊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他看着北淼,想要从他的表情里分辨他这句话的真伪。
北淼也看着他,带着认真的表情,没有一丝作伪。
西钊开始拿不准了。理智告诉他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绝不可能是真的;可是情感上,他相信北淼不会轻易开这种玩笑。
“算了,你就把它当成一个故事吧……”北淼叹了口气,缓缓地说。
然后他开始讲。从那一天开始,说起上一世的他,是如何的自负,在那些生命的节点,做了什么和现在不同的选择。
他说起冰儿是如何被他所伤,丢弃了那个曾经被她视若珍宝的海螺,又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成了恶水的附身;他说起落入张健手中的炎龙铠甲,如何成为了影界的帮凶,伤了东杉……
北淼没有用很多的形容词描述,但西钊已经大致在脑中勾勒出了那个北淼——那个带着贵族公子傲气,有些不可一世,对黑暗深恶痛绝的北淼。
西钊把脑中的北淼和眼前的北淼对比,不得不承认,这才是那天之前他见过的北淼会做出的选择。
如果北淼一直没有认出他和冰儿,也就没有理由接纳他们离开影界;如果说出什么过分的话,冰儿敏感的性格,极有可能对他失去希望,重回影界,被暗护法附身也就是自然而然的。
但是……还有一件事情。
“我呢?”
从头到尾,除了最开始那个导致冰儿黑化的电话,北淼没有一个字提到那时他对自己是什么态度。
北淼垂眸,举起瓶子喝水,却发现手里的饮料早已见了底。
西钊便把自己的一瓶递过去:“你说让我把它当成故事,那就让我听个完整的版本吧。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

【北西】归人(23)

下章摊牌23333(别误会不是表白是摊牌)
————————————
炘南回家继续练琴,坤中​回宿舍,北淼开车带西钊往回走,看着时间合适,还顺路绕了一趟冰儿打工的书店,接了刚下班的冰儿回家——她自己找的工作,每天负责搬运码放新到的书,给客人推荐和寻找适合的书,虽然新手工资不算高,但左右她暂时不用担心吃住问题,只为了还北淼手机钱,这个工资还是够用的。
然而坐在车上的冰儿却明显感觉到了车内的气氛不对。一路上,西钊都一直保持着沉默,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而北淼当然也不会主动搭话,只偶尔从后视镜看过来一眼,再迅速继续看前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太诡异了。
冰儿翻出手机,打开备忘录,敲了一行字,轻轻点了点西钊,推给他看:你们吵架了?
西钊摇摇头,继续沉默。
冰儿抿一下唇,删掉那行字,跟着维持这个沉默的环境。
这种诡异的沉默一直持续到北淼拿钥匙开门的时候。

进了家门,一路沉默的西钊忽然反手抓住了正要往书房走的北淼。
“我觉得我们得谈谈。”西钊的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
看着西钊认真的表情,北淼忽然有种莫名的心虚,稍微停顿一下,才回答:“……助理刚刚给我发了个文件,我得处理一下。”
西钊看了他一眼,松开了手:“好吧,我先去做饭,晚上,我们聊聊。”说罢,他便绕开北淼,径直往厨房去了。
北淼转头看向冰儿。他的妹妹递给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也转身往自己房间去了。
其实所谓的文件,就是份要他最终定稿的合同而已。他那个助理也是写这个的老手,基本不会出问题,只要看一遍觉得没什么要改的,敲定一下就行了,快的话十分钟就能搞定。但他莫名就是不想出去面对西钊。于是他就在书房里一直待到晚饭做好,西钊来敲他门的时候才出来。

西钊这段时间几乎是把买的那本菜谱从头练到尾。虽然期间也做出过不少……味道或卖相奇特的东西,但现在手艺总归是基本稳定下来了,不能算什么美味,也至少吃不死人。
一顿饭在沉默中度过。
吃完之后,冰儿十分自觉地起身去刷碗,避开各种意义上都是这个世界上她最重要的两个人之间不寻常的气氛。
“你想问什么,到我房间去吧。”
最终,倒是北淼先开了口。他有种预感,这一次对话,可能会给他们两个都带来很大的改变,只是不知道这改变,是好是坏。
西钊点点头,起身跟着北淼进屋。
北淼的房间和他们两个现在住的客房当然是不一样的,绝对是整个屋子采光最好,也最大的一间,家具应该都是定制的,除了床和柜子之类的,还配了沙发和小桌。
北淼把西钊让到中间的沙发上坐下,自己出去到冰箱里找了两瓶饮料回来,把门关好,然后坐在右边的沙发上,打开两瓶饮料,把其中一瓶推给西钊。
西钊全程看着北淼做完这些,拿起饮料喝了一口,冰凉的液体流过食管,也让他稍有些紧张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谈什么就说吧。”北淼显得很平静——也仅仅是显得很平静而已。
西钊握着手里的瓶子,大概是想了想从何说起。最终,他问道:“北淼,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那么肯定……冰儿会出事?或者说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会出事?”

【北西】归人(22)

“简直是胡闹!那可是暗五行护法!不通知我准备后援,没制定计划,直接这么跑过去,还拉上西钊和坤中?北淼,你到底怎么想的!”​
ERP实验室内,东杉站在光影石的观察室前,端着杯茶装作查看光影石的情况,实际上却是从玻璃里看后面的三个队友的情况。倒不是他不够兄弟,只不过……这次他实在是救不了他们了。
黑着脸的美真对着三个坐在那里低头认罪状的男孩,直接冲着北淼兴师问罪。西钊现在就住在北淼家,坤中这孩子自从那次北淼救了西钊之后就对北淼心服口服了,要说不是北淼挑的头,她坚决不信。
“我怎么想的不重要,关键是这次行动很有效。”北淼抬起头,对上美真的眼刀,“我们封印了两个护法,不是吗?”
“如果他们没跑,你们三个铠甲剩余的能量根本不够支撑你们结束战斗!”美真瞪他,“万一他们和你们拼了呢?”
“因为这段时间恶水一直没有出现,所以我没有考虑她的问题,是我失误。如果恶水没有半路出现,先一起解决恶土,然后我们三个人完全可能封印其他的三护法。况且……”北淼竟然露出了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似乎是被美真瞪回去的微笑,“即使实在不行,我相信你也会通知东杉和炘南来帮我们的。”
东杉冷不丁被点了个名,手里的杯子差点没拿住。
美真几乎被他气死。虽然当时她发现异能量反应之后的确一直在监控战场情况,也通知了东杉和炘南随时准备去支援,但是……
“这不是你冒险的理由吧。”
“我只是觉得,我们不需要一直被动地等着对方找上门来。”北淼道,“如果我们化被动为主动,在他们设计我们之前动手,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损失。”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实验室的门忽然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正听见最后这一句。
“炘南?你怎么来了?”美真终于暂停数落北淼。
“我想想还是不放心,就过来看看。”炘南看了那边一眼,笑了笑,“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大家似乎都没事嘛。”
“幸好没事。”美真终于平复了一下心情。
“其实我觉得如果单论北淼的想法,他并没有错。”炘南示意美真坐下,自己在对面坐下来。气压终于回升,松了口气的东杉也回到桌边。
“我记得当初东杉也提出过直接打进影界老巢的想法,只不过因为我们信息不足而没有实现。 ”
美真侧目看东杉,没想到这个闷葫芦还出过这种主意。
“那时候是我觉得炘南有点……消极战斗,给他打气来着。”东杉被美真看得有点不自在。
“但北淼的确实现了。”炘南道,“现在我越来越觉得,当初让北淼做这个队长很正确。”
“其实这次行动……也不是完全完美。”北淼摇摇头,“我们只封印了两个护法,剩下三个一定会更加警惕,再想用这种方式找到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想彻底消灭他们,我们得想办法打进他们真正的老巢。”
黑域。
“博士已经在想办法了。”美真道,“博士正在研究光影驹的召唤方法,如果成功,你们就应该能通过光影驹进入黑域。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的。”
“不过北淼,下次有这种事,你应该叫上我们一起的。”炘南道,“这样的事,多两个人还是好一些吧。”
北淼点头。
“行了,幸好这次有惊无险。”美真终于露出一点笑意,“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这有东杉陪我就行。”
大家了然地笑了笑,立刻起身从实验室消失,动作快到让速度见长的风鹰侠都瞠目结舌。

【北西】归人(21)

我默认这里西钊比上辈子同时期的自己强(也比b队雪獒强!),毕竟上辈子他中间有一段时间没训练来着……我是一直坚信小天使是真•五铠最强(炎龙外挂不算)
————————————
​北淼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背后发凉,像是……
他遵从身体的本能,猛地把枪往后一扫,却撞到了什么东西。回身一看,只见剩下的三个护法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那里。
恶木冷笑一声,道:“正要找你们,想不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正想说这句话。”北淼收起流星枪,转了转手腕,取出水甲盾。这段时间除了陪西钊训练,他自己的训练也比以前加强了不少,况且……
银色的铠甲无声地站在了他身边,手中,依旧是那把银白的斧。
“左边那个交给你,剩下两个是我的。在坤中撑不住之前解决他。”北淼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快速说。坤中不是恶水的对手。虽然这句话不太给面子,不过就算属性相克,他最多也只能拖住恶水而已。而北淼相信,西钊有足够的实力,能快速解决恶金。如果不出意外,这会是损失最小的方案。
最好的情况,他们应该能再封印两个护法。
西钊没有问为什么。他相信,在不牵扯冰儿的前提下,北淼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他冲了上去。

ERP训练室和影界的训练到底是不一样的。
界王的训练是直接利用电击强行增强身体的承受能力和建立与铠甲之间的能量联系,虽然见效迅速增幅明显,然而对身体的损伤也是无法忽视的,在一定程度就会达到瓶颈,难以突破。而ERP的虚拟战斗室里则是更多的引导召唤者自己感受铠甲,这种方式虽然提升很慢,但胜在稳定。
而西钊是这两种方式的结合。
现在的西钊心态平和,也有了大把的时间扔在提升自身实力上。他在ERP的训练中不断稳固自己之前被电击强行提升的身体机能,同时也在更好的与铠甲“沟通”,并且在与异能兽的战斗中不断领悟铠甲。
简单来讲,现在的西钊,可能比北淼记忆里的西钊还要强——金之肃革,利刃出鞘,本该如此。
恶金很快在西钊的攻势下落入下风。西钊甚至还有精力瞥一眼那边北淼的情况,却发现他的战斗,并非完全乐观——毕竟他是一对二,打起来难免顾此失彼。
但西钊只看了一眼,就重新投入了自己的战斗。无论是帮北淼还是帮坤中,都得先解决了眼前这个家伙。他加大了力道,一招招毫不留情地打中恶金,然后开必杀,封印。
“快撤!”
眼见西钊封印了恶金,又向这边而来,恶木急忙招来了黑域。恶水虚晃一枪逼退坤中,也来到恶木恶火旁边,黑域飘过,将三护法带走。

西钊解除了铠甲,走到北淼面前,皱眉看着他:“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躲?”
北淼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恶水向自己攻击的时候。
“我……”北淼生平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欲言又止。他有点心虚地挪开目光,却好巧不巧地落在了那三根还散在地上的飞针上。
西钊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眉梢微微一挑:“你觉得那个女人是冰儿?你觉得……冰儿被暗五行护法附身了?所以你不动手?”
北淼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你……”
西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站在一旁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坤中,终究什么也没说,叹了口气,转身就走:“先回ERP吧。咱们闹这么一场,那边肯定知道了。”
是他的错觉吗?坤中想,他觉得西钊好像……生气了?从他认识西钊到现在,西钊几乎从来不生气的,到底今天是怎么了?

【北西】归人(20)

开始搞事情了😎😎😎
————————
虽然北淼脑海里有这么个一闪而过的想法​,不过显然也不是很快可以成型的。
所以这段时间,除了带西钊去训练和跟大家一起出任务之外,他开始吩咐自家公司里几个可靠能干的人暗中打听他知道的几个暗护法附身者的下落。
在博士查到了他能找到的所有有关暗五行护法的资料,在他们又解决了三次暗护法妄图袭击的事件,封印了四只异能兽之后,一份有关那几个人的资料被放在了北淼的案头。
除了出身影界的丑将没查到什么,其余三个人都多少查到了一些,包括这些人的住处。
那么,就先找一个试试手吧。北淼的目光扫过恶土护法附身者的资料,发了个短信给周末没课的坤中,然后敲开了西钊的屋门。
既然他们上次敢一对三对付西钊,那他这次就敢一对三打还回去。

北淼倒是没打算在闹市区动武。他只是带着西钊坤中两个人一路不远不近地跟着,算是围追堵截地把他赶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
“居然能找到我的附身,小看你们了。”眼见被三个人围住,恶土也不再费力隐藏,直接显出了原型,“你们谁先上来受死?”
“为什么要先上?”北淼冷笑一声,召唤了铠甲,“还是你们提醒了我,其实围攻的感觉应该也不错。”
“你!”
恶土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回答他的,是北淼挥来的拳头。

恶土并不算五护法里实力最强的,所以三方围攻之下,很快就被打成了虚弱状态。
“坤中。”
北淼收回枪,示意坤中封印,自己则四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他就不信剩余的暗护法能这么看着恶土被封印。
坤中的裂地劈打中恶土的时候,不远处的树后忽然闪过一个影子,隐到一旁的树丛后。
北淼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细微的变化。他示意西钊留在这里,自己则慢慢向着那树丛走过去,用枪去拨那丛翠绿的树叶。
他的枪尖还没碰到树丛,树后的影子却自己蹿了出来。
那是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女人,长发披肩,用黑布蒙着脸,只露一双涂着黑色眼影的眼,一抬手,三根飞针就冲着北淼过去。
北淼挥枪一挡,把飞针打落在地。那末尾连着红丝的针……冰儿的针?!
那女人发出飞针之后,身上就涌出了黑雾,瞬间变成了异能兽的样子。
恶水……
北淼有一瞬间的恍惚,然而大敌当前哪里容他分心,就这一下的出神,他就被恶水挥枪砸中胸口,后退数步。
她会是冰儿吗?
他看不到整张脸,但那双眼睛,那个化妆的方式,还有那三支飞针……的确很像曾经的冰儿。
“怎么样,对我的附身满意吗?”恶水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是冰儿的声音……但是暗护法附身人类变身之后,说话的声音就会是他们自己的。
恶水当然不会等他回答,已经再度攻了过来,挥枪直打北淼。
然而,北淼竟像是愣住了,不躲不闪,就看着那一枪迎头而来。
“当”的一声响,恶水的枪打在了一只银色的肩甲上。
“北淼,你在这想什么!”西钊已经站在了北淼身前,反手推开那杆枪,声音里满是焦急和愤怒,“现在我们是在战斗!”
说罢,他便招出震雷斧,纵身直打恶水。
是啊,他们在战斗……就算是冰儿,他也必须消灭恶水,更何况……还不一定是呢。
北淼持枪的手再次握紧了——先解决她,再看看她的真面目吧。

【北西】归人(19)

其实我一直在想怎么设定北淼对西钊的感情。毕竟故人长决里并没有很细的写这个问题……而说实话,这点当初我自己都没想好。因为按照这个节点西钊和北淼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也就是小时候那一段,不给个解释说不过去……
西钊我这里的设定其实就是……一见钟情的白月光+影界里的生存希望+这辈子的照顾最后化合成这样;北淼嘛……你们就当是他上辈子后四十年一直脑内刷西钊结果日久生情了自己还不知道以为还是愧疚吧。
——————————
​其实北淼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西钊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前世间接害死西钊的愧疚一直压在他心头,挥之不去,让他不愿也不敢去思考这个问题。
他在乎冰儿吗?
如他所言,冰儿于他,是重要的小妹。
他在乎西钊吗?
当然,至少西钊是他们的同伴,是兄弟。
可是,只是这样吗?
他对西钊和对冰儿的感觉,是一样的吗?
他不知道。
说一样,似乎有什么不同的;可是让他说哪里不同,他又说不清。
但他记得,上一世从冰儿口中知道西钊喜欢他的时候,他竟然没有觉得厌恶……只有惊讶。大概是因为觉得他这样待西钊,西钊又怎么可能……
也许是冰儿搞错了?
可是,扪心自问,他又是否希望,这件事是真的?
他不敢想,也不敢问。
他现在只是希望这两个人都能平安。他希望冰儿不会被恶水控制,做出违背本心的事;西钊不会因为他的极端,永远停留在二十的年纪。
其他的……等以后再说吧……北淼这样想着。

西钊这一觉一直睡到午后。
北淼中午做饭的时候留了一份,等西钊醒来就放在微波炉里热一热,解决了他这顿迟到的午饭。
等西钊吃完饭,北淼表示还得去ERP一趟,完成西钊被打断的入队介绍工作。
他想了想,还是咽下了想把冰儿一起带去的话。或许冰儿说得对,他应该相信她,没必要每时每刻都非要把她绑在身边,只是叮嘱了两句自己在家小心,有事立刻联系他。

现在等在汉堡店的人是坤中。
这倒是没什么意外的,当时美真告诉他东杉那边情况不太好,即使炘南能及时赶到,估计东杉也得吃点苦头。
“东杉……没事吧?”他还没开口,倒是西钊先问了坤中一句。
“没事,美真姐已经给他治疗过了。西钊,倒是你,你还好吧?”
“我没什么。”西钊微笑,“不是说来这还有事吗?”
“哦,对。”坤中这才想起来,“我们进去吧。”
北淼在路上已经简单给西钊介绍了那个训练室,多少让他按下了一点对“训练”两个字的本能恐惧,比较平静地站进了那个还算宽敞的屋子。
西钊在训练室里面的功夫,外面的四个人就围在桌边开了个会。
“这次东杉封印的那只异能兽和你们封印的类似,异能量反应出奇的高。”美真道,“还有就是围攻西钊的三只异能兽和袭击东杉的异能兽,和之前的异能兽都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暗五行护法,怎么可能和之前那些异能兽一样。
北淼在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没敢说出来,只道:“那些家伙会说人话,懂得设陷阱,而且可以指挥其他异能兽。我想,会不会他们就是影界的幕后黑手?”
“我已经联系博士查阅相关资料了,如果有什么收获,我会通知你们的。”
三个人纷纷点头。
北淼转头看了眼训练室的监控屏幕,西钊的状态还比较平稳,估计还要有一会儿才能出来,他就趁这个机会开始想别的事情。
暗五行护法已经出现了四个,除了他最担心的恶水。
上一世他曾经在西钊死后,因为救冰儿心切中了暗护法的埋伏,还连累炘南他们都暂时失去了召唤能力。当时接替他们的几个人竟然用向阳——帝皇铠甲的召唤人作饵设陷阱引暗护法上钩,最终消灭暗五行护法,但是也让向阳被影界抓走,引发了不少麻烦。
当时觉得这帮人不可理喻,但仔细想想,他们有些想法,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比如,为什么非要等到暗五行护法聚齐,一次次设陷阱,而他们只能被动地往里踩呢?如果他们也能分散暗护法,逐个击破,会不会损失更小呢?

【北西】归人(18)

​北淼封印了异能兽,解除铠甲,径直向着西钊走过来。
“抱歉,是我太莽撞了。”
“没关系,没什么事。”西钊轻声道。
“那……回去吧。我的车在那边,用不用……”
西钊摇摇头:“不用,走过去就行。”
北淼点头,便转身带路——西钊说要走过去,大概就是不想在他们面前示弱吧。
其实车停的位置不远,只是周围全是杂草,稍微有点难走。北淼在前面带路,剩下三个人就在后面跟着。
冰儿看得出来,北淼是压着速度的。他虽然没有回头,但一直是西钊刚好能跟上,不至于太过吃力的速度。尽管如此,到了车旁,西钊还是扶着车门喘了口气,才弯腰钻进车里。
坤中本来是想坐后排,结果被北淼拉到了副驾驶,于是后排坐着的就成了西钊和冰儿两个人。但西钊因为消耗过度一上车就闭上眼睛休息,冰儿就坐在旁边折腾她那个被角度凑巧的一摔几乎报废的手机。所以虽然是挨着坐,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流。
北淼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的情况,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西钊没有理冰儿,还是冰儿没有理西钊。

回到汉堡店,北淼本来是打算进去打声招呼汇报一下这次的行动,但西钊已经靠在后座睡着了,于是北淼就把坤中赶了进去,让他跟美真解释一下,如果有什么事再通知自己,然后直接开车回家。
北淼一路以一种很不符合他这台高档座驾价格的速度开到了家门口。他没让冰儿叫醒西钊,把家门钥匙递给冰儿,自己直接动作很轻地把西钊从车里抱了出来。
虽然他力气比一般人大,然而他能这么做,主要是归功于西钊实在太瘦——天知道这人吃那么多都长到哪里去了,明明和他差不多的个头,为什么压在手上根本没几斤重量。
北淼怀着这样的心情抱着西钊慢慢往回走。冰儿早已经到前面开门去了。西钊大概真的累了,直到北淼把他放在床上,拉上窗帘之后都没醒过来。
走出西钊的房间,北淼轻手轻脚地拉上门,抬头就看见冰儿有点古怪地看着他。
“怎么了?”北淼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身上,扯了扯刚刚有点被弄乱的衣服。
“……算了,没事。”冰儿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往自己房间走。
“冰儿。”北淼却叫住她,“你那个手机……我送你个新的好了。”
“不用。”冰儿耸耸肩,“我要出去找工作赚钱自己买。小北哥,我不能一辈子靠你。”
“那……你这段时间怎么办?”
冰儿看着手里的旧手机:“拿去修一下试试,先用着。”
“不行。”北淼一票否决,“如果你不愿意我送你,那明天我陪你去挑一个,我替你付钱,你以后再还我。”
“为了方便联系?”
北淼点头。
“那……好吧。”冰儿妥协地叹了口气,转过身,又想起什么似的转回来,“小北哥,我不知道你这段时间为什么这么紧张……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你真的不用这样。”
“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小雪了。我知道我能做到什么,做不到什么。如果真的需要你的帮助,我一定会告诉你的。”她看着北淼,轻声道,“与其一直担心我,倒不如多关注一点你在意的人吧。”
北淼身体微微一僵,还是道:“我……很在意你啊。你是我妹妹嘛。”
冰儿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再不多言,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北淼一个人站在那里。

【北西】归人(17)

我现在有点纠结……我要怎么搞掉暗五行护法啊啊啊啊!不想让二队出来刷存在感,但是二队的方法的确是最快解决问题的方案……所以未必要让北淼拿向阳出来设陷阱吗?!这不太好吧!
我不会说我当初开文的时候根本没想这么多……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
​西钊用一双短棍架住恶土向他砍来的刀,向后一脚,打断了恶火的攻击,然后双臂力道一松,侧身让过恶土,一棍抽在他身上,把他打得踉跄了两步。
感谢雪獒铠甲强悍的防御力,虽然他挨了几下攻击,但是还没到会倒下的地步,而且对方也没占到很多便宜。
西钊喘了两口气,暗自估计了一下自己还能撑多久。只要冰儿没事,北淼很快就会赶过来;或者,希望美真发现黑暗能量之后能快点通知炘南或坤中。在此之前,他不能倒下。
“别再垂死挣扎了!今天你是插翅难逃了!”
“那你就试试。”西钊握紧了武器,盯着眼前的敌人,却没有留意,背后黑晶飘过,又出现了一个“人”。
恶木无声地举起剑,猛然从背后砍中了西钊,逼得他闷哼一声,一个踉跄。恶火恶土立刻趁机上前攻击,两把刀连续击中。
不得不承认,三护法的配合实在是很默契。恶木加入后,恶土和恶火的攻击就更加猛烈,完全不给人喘息的机会;西钊再强,也只有两只手,无法完全抵挡三个方向的攻击,很快就被完全压制,半跪在地。
他看着呈三角形站在周围的三个对手。如果是两个,他或许还能再撑一会儿,但三面夹击……
“受死吧!”
西钊无力起身躲闪,只能看着恶木的剑迎头劈下。
金属碰撞声在身旁响起。
预想中受击的感觉并没有到来,西钊惊讶地抬起头,看见一副橘黄色的铠甲挡在面前,化解了恶木的攻击。
“西钊,你没事吧!”坤中已经转身站在了西钊身旁,“北淼很快就来。”
“还好。”有同伴在身边,西钊心里也稍稍有了点底气。他调整一下呼吸,然后用棍撑着自己,慢慢站了起来,把震雷棍换成震雷斧,拉开了战斗的架势。
坤中的到来分担了一部分攻击,但打起来依然有些吃力。但既然知道了北淼要来,无论如何他都要撑下去。
时间仿佛被拉长。西钊的动作因为体力的大量消耗慢慢变得迟钝。他已经彻底放弃了攻击,一心防御,只求能多撑一刻;坤中在旁边看得心急,但是被恶土缠住,一时也难以脱身支援。
西钊觉得自己这次是真的撑到极限了——他已经几乎维持不住铠甲,随时可能在下一次攻击中倒下。
但他好像忽然感应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一个方向。
一副黑色的铠甲,正快速奔来。
“哼,今天就不陪你们玩了。”眼见来了援兵,估计一时拿不下他们,三护法倒是懂得看形式,留下一只异能兽拖住他们,就通过黑域离开。
西钊在北淼跑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就脱力地跪倒在地。他解除了铠甲,放任自己大口地喘息。刚刚战斗时受的伤在此时都疼了起来,可是西钊知道,他赢了。

“又是这家伙。”坤中记得这个异能兽,那天在车库里的就是它,“这家伙会分身,小心一点。”
北淼没有说话。他偏头看了看身后的西钊,才慢慢转头,取出流星枪:“西钊交给你了,我来处理它。”不等坤中回答,北淼长枪一荡,向着那异能兽——魔一冲去。
西钊好不容易喘匀了气,然后就稍微挪动了几下四肢,似乎想要站起来。坤中想伸手拉他,又怕自己一身铠甲会碰伤西钊;然而那边北淼还在战斗,他又怕现在解除铠甲如果有突发状况不好应付。
正在他纠结的时候,身边忽然跑过一个人,弯下腰把西钊扶了起来。
西钊在自己站住之后就迅速离开了扶他的那只手。尽管仍然有点手脚发软,西钊还是露出了微笑,看着身边的女孩:“冰儿,你没事吧?”
“看起来你有事。”冰儿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消耗太大而已……”西钊轻描淡写地带过,目光移向不远处的地面,“不过……你的手机好像真的有事。”
“管好你自己吧。”冰儿没好气地说着,还是自己转身过去把手机捡了回来,“回去找地方修修,不行的话……我就真得出去找工作攒钱买手机了。”
西钊不再多言,只站在那里,看着北淼解决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