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冰影

铠圈小透明一只,主cp北西天安
叫霜霜就OK

【北西】殊途(4)

最近有点忙2333忙里偷闲断断续续写的,还没来得及捉虫……先发上来吧~
——————————————
(十)​
他又一次从海边归来,无声地走进影界。
“你最近好像心情不错。”冰儿靠着墙壁站着,明显是已经等了他一会儿。
“什么意思?”
“遇到好事了?”冰儿似乎对这个问题格外执着。
北淼只得道:“不算好事,只是一个……怪人。”
那的确是个怪人,却是个……让人并不讨厌的怪人。从那天之后,北淼经常能在海边见到那个叫西钊的人。大部分时候他都只是站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样沉默地看着或平如静水或波涛起伏的大海。偶尔他会说话,说说当年在这里看到过什么,发生过什么,比如日出东海,比如沙鸥翔集,比如偷偷溜出孤儿院的三个孩子。
而北淼只是听着。
其实他自己都很惊讶,怎么能听西钊说这么多毫无意义的事。他更惊讶的是,有时候明明是他完全没有见过的场景,他却能凭着西钊并不详尽的描述,在脑海中构想出那副画面——他在影界是出了名的没有想象力,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脑子会不自觉地去想象这种东西。
可这就是发生了。甚至有过一次,有那么一瞬,这画面清晰得像是他亲眼见过。
后来他也开始偶尔开口,说一两句在影界的生活——倒不是他不想多说,只是实在也没什么好说的。除了训练,任务,有时出门在海边走走,他的生活几乎什么都没有。
他的世界本只有黑色。
而现在,忽然有一缕阳光,强硬而温柔地闯进了他的领域,在黑暗中照亮了一隅彩色。
他不知道这些生机的色彩是阳光赋予他的,还是本就存在那里。他只知道,这些阳光不属于自己。
他知道自己本该拒绝,本该远离,可却无法克制自己心底涌出的、深切的渴望。
渴望留住这一缕难得的阳光。
所以他开始更多地出现在海边,只为不想错过每一次同西钊相处的机会。而西钊也从未让他失望,如心有灵犀一般,每次都出现在那里。
他本能地怀疑过这一点,却终究还是选择了,相信西钊。
他不得不承认,和西钊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感觉到平静——比自己站在海边时,更深的平静。
他在冰儿看不见的地方轻微地勾了勾唇角。
冰儿的表情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居然会把别人叫做怪人?”
“不行吗?”
冰儿微微扬眉:“看来真的是心情不错。”
放在北淼心情不好的时候,如果有人敢说出这样的话,一定会面对北淼的拳头;即使是冰儿,他也绝对会转身就走,不可能搭话。
北淼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立刻转移话题:“行了。有话快说,别绕弯子。”
“有任务。”冰儿环起了手臂,“你得去动动筋骨了。”
北淼点点头,并不多问——无论什么任务,他都没有拒绝的余地;如果有什么要注意的,冰儿会提前告诉他。
在听到任务两个字时,他心中忽然有一丝异样的波动,却被刻意的忽视了。

(十一)
任务目标很简单,一个下岗的中年男人,据说是光影村的后人。也不知道界王哪里来的兴致,居然派了他和两只异能兽来执行这么一个毫无难度的任务。
看这样子,似乎根本不用他出手了。
北淼站在一边的树后,看着两只异能兽一前一后堵住男人的去路。
随即,变故突生。
一对圆环突兀飞至,击中一只异能兽;不远处的树丛后跃出一个黄色的身影,双爪连击,逼退了另外一只。
铠甲。
好吧,他纠正一下,界王这么做好像还有点意义。北淼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对着太阳举起了手里的晶片。
黑犀铠甲合体。
然而还没等他插手战斗,就有人拦住了他。银白色的厚重铠甲,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就那么静静地,站在他眼前。
金之肃革,雪獒铠甲。
在之前的任务中,他见过这副铠甲几次,实力不差,但没有直接交手过。
“又来一个送死的。”北淼冷笑一声,“不过,来几个都一样。”
“抱歉,我不能让你过去。请你,不要再伤害无辜的人了。”
铠甲下传出的声音变得沉闷失真,北淼却从中听出了一丝莫名的熟悉感,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我们应该是一样的人吧。”
“你们铠甲勇士,废话都这么多吗?”北淼压下心中那一点点不安,声音依旧冷漠,“既然你决定了挡我的路,就要准备好,付出代价。”
“如果这样能阻止你的话。”雪獒铠甲活动了两下脖子,慢慢拉开了战斗的架势。
“好啊,那你就试试看吧。”北淼捏紧了拳,纵身而上。

没出全力。
北淼一交手就察觉了这一点。
对方的实力应该远不止如此。他还记得之前任务中见到的雪獒铠甲,面对异能兽时出招之狠之准,很能引发他一决高下的欲望。
可现在,他在迟疑。
无论自己如何出手,哪怕是看着自己抽出了流星枪,他也没有拿出任何武器,只是依靠雪獒铠甲强悍的防御和力量生生抵挡黑犀铠甲的进攻。
就好像,真的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前进而已,甚至不愿再多伤自己分毫。
为什么?
“你在干什么?对敌人心软?”北淼抽回枪指着他,“就算是你这种天真的家伙,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有想要做到的事。”对面的人慢慢站起来,踉跄了一步,才算稳住身体,“你也可以……有你自己的选择。”
北淼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句话,怎么会那么熟悉?熟悉得如同带着湿气的海风。
【我想……选择你。】
这句话在脑海中响起。是他的回答?
不……不对……不是他……
这是谁的回答?
又是谁说过那句话?
“你……”
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你在想什么?还不快动手捣烂那副铠甲!”
北淼偏头看了一眼,丑将正站在不远处,大概是界王派来催逼他的。
他握紧了长枪。

(十二)
左肩大概是肿了起来,和铠甲摩擦时一阵生疼;胸口也有些闷痛,不知道有没有出什么问题。
即便雪獒铠甲的防御力强悍,如果一味防守,也禁不住对手不断的进攻。
可他不想还手。
知道铠甲下的人是北淼后,他就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了。
不能让北淼伤害其他人,可他也……不能伤害北淼。至少在东杉和坤中结束战斗之前,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北淼通过。
即使……倒在他眼前。
北淼竟也迟迟没有再动手。
西钊心中有些忐忑。这段时间的接触,他真切的感觉到北淼的确变了很多。可是偶尔,他也会流露出些许当年的影子。
他不知道北淼的迟疑是为了什么,但……他希望是北淼想起了什么。
何况……他也实在没力气再反击了。
然而影界的人很快出现在旁边,打破了战场的凝滞。
北淼终于冲了上来。
长枪猛地扫中他的胸腹,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西钊后退了几步,单膝跪倒,用最后的力量解除了铠甲——他还记得美真说过,一定要自己解除铠甲。
黑色的腿甲停在了前方,枪尖垂在脚边——北淼好像彻底愣住了。
北淼喃喃了一句什么,但低得没有人听清内容。
他像是想要走过来,却忽然有两副铠甲挡在了他前方,阻住了北淼的去路。
西钊抬起头,透过两幅铠甲的缝隙,看见北淼一步步后退,面前有黑晶飘过,人便消失无踪。
但他们不会知道,直到被黑域带走前的瞬间,北淼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西钊的方向。

评论(1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