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冰影

铠圈小透明一只,主cp北西天安
叫霜霜就OK

【北西】殊途(1)

开始前照例唠嗑……
答应暑假给你们发的刀第一弹😏😏虽然我还没考完不过明天就考完了,先肝一章然后继续去复习😂😂😂
首先,这大体上是 @洐汌 宝宝的点梗,但是我加了点其他的设定,到时候会说。
剧情线与归人系列无关,简言之背景依然是原剧if设定——假如当年被抓走的是北淼和冰儿,而被收养的是西钊小天使(当然抢走的石头也是水影石)。
篇幅不会太长,大概能在三四更完结的样子。
发刀!发刀!发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后,这文的走向最终变成这样其实是和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小伙伴互相伤害的成果,刀片请不要冲我一个人来😂😂😂
以下正文,Let's go!
————————————————
(一)
黑暗。
周围尽是无边的黑暗,只有眼前的一扇门打开着,透进一束光来。
一个少年从光线里走到眼前,紧接着,一块冰凉的石头被塞进了手中。
“……拿着它,呆在这里别出来,发生什么都别出来……”​
【你呢……】
“……我会保护你们……”
【你保护了我……可是……】
“……听话,我会回来。我会带着小雪一起回来,一定会的。我保证……”
【你食言了……你没有回来……】
少年带着让人安心的微笑,一步步后退;面前的门随着少年的离去,缓缓关闭。
留下的却不止是黑暗。
手中的石头不知何时,泛起了银白色的光,在周围撑起了一小片光明和希望,虽然它被包裹在更多浓厚的黑暗里,但至少……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一串响亮的闹铃声忽而划破黑暗。
……
西钊睁开眼睛,下意识地伸手按掉了床头的闹钟,坐了起来。
十年了,这个梦,已经陪了他十年。
梦中的细节已经随着时间逐渐变得模糊虚无,等他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梦境的一片混沌之中,唯独站在他眼前的,那个少年稚嫩的脸,和他坚定的声音,还是如此清晰。
那个少年,那个信誓旦旦地说着他一定会回来的少年……却再也没有出现。
最后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在那场事故的人员失踪名单上。
那张名单上只有两个人。只有整个孤儿院里,他最为熟悉而在乎的两个人。
那件事过后的一段时间,不管在哪,他都只是抱着那块石头安安静静地独自坐在地下室门口,等待着。
只是时间不会因为两个孩子的失踪而停止。那场大火后,孤儿院的孩子有些被想要孩子的家庭收养,剩余的都被送往其他地方安置。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被现在的父母收养,不久后到了国外。
西钊拉开床头柜,从中取出那块银白色的石头,轻轻抚摸着,看着上面浮现出的雪獒图像。
这是他从孤儿院带出来的唯一一样东西。很久以后他才知道这块石头的意义——这是他血脉里的宿命,是他不得不去完成的事情。
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沉思。
“少爷。”宅邸管家的声音从关着的门外模糊地传来,“您该起身洗漱了。待会儿老板和夫人回来,并且您还有晚上九点的班机。”
“我知道了。谢谢您。”西钊扬声回应,然后把石头塞进早已准备好的背包里。
现在,他要回去了。
回到他该去的地方。

(二)
西钊的飞机在D市落地时是傍晚。
按照行程安排,他得先去这边的别墅去找小细——养父母家的女儿,计划这几天就送她出国的,但由于航班和行程安排实在错不开,她得自己在家里呆几天。
本来小细也不是不省心的孩子,虽然喜欢吃零食,倒也不至于饿着自己。
西钊曾经想过进屋的时候看见满桌子的零食包装袋,却没想到屋里根本没人。
……好在她离开家之前还知道留张纸条说明一下去向。西钊端详着纸条上的地址,抬眼看了看天色,出门上车。

夜幕笼罩之下,这似乎只是一家普通的饭馆。但不太普通的是,门口围着一群黑衣人。为首的一个在不远处,似乎正在打一个不知什么身份的人。
西钊从车上走下来,在旁边拿着纸条对了一下地址,顺便听了一会儿他们的对话,然后把纸条往口袋里一塞,走了过来。
“哥哥!”
西钊忽然听见一群黑衣人中传来熟悉的声音。他皱了皱眉,一下子改变了方向,直接冲向了那群黑衣人,不等他们反应,手起手落,几下就打晕了那几个人。
“哥哥!”小细终于脱身,立刻冲西钊跑了过来,直接扑进了他怀里。
“乖,没事了。”西钊安抚地拍了拍小细的背,然后微微把她推开一点,看着她的眼睛,“现在,听哥哥的话,回饺子馆里去,千万别回头,知道吗?”
“知道了!”小细用力点点头,“哥哥你要小心点!”
“好。去吧。”他摸了摸小细的头发,让她绕开那片战场,看着人跑到饺子馆门口,才站了起来,看向唯一还站着的那个,为首的蒙面人。
“你是谁啊!敢来坏我们的好事!”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想抓我妹妹。”西钊一字一顿地说,“而我恰好不能容忍这种事发生。”
“口气倒是不小。”蒙面人冷笑一声,把手一挥,树丛后就传来了某种怪兽的吼声和沉重的脚步声。
西钊转头,借着月光看见了那怪物的样子。
不是它……虽然当时只在被拉走之前看到了一眼,但……应该不是它。
不管是不是都要打的。他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初战,来得这么快。
【如果你还在这世上,请保佑我吧……】
西钊轻轻抚摸了一下放在包里的石头,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银白色的铠甲覆盖了他的身体。

(三)
结束战斗并不算慢,可惜的是让那个蒙面人跑了。西钊解除铠甲,转身来到之前被打倒的那个人面前:“你还好吗?”
“没事。”对方也已经缓了过来,“你是……金之铠甲的召唤人?”
他点点头:“叫我西钊就好。我在电视上见过你。李炘南,对吧?”
炘南点点头。
西钊看了眼丑将逃跑的方向:“讲条件也要分跟谁讲。刚刚那个人,一看就不可信,你这样的人和他谈判,只会让自己不利。”
“你怎么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家母喜欢钢琴,我陪着看过国内钢琴大赛的转播,那时听过你弹琴。”西钊道,“虽然我不懂,但是那首曲子让我感觉很平静。我觉得你是个很柔和的人,不像个战士。”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评价的人。”
“是吗?”西钊叹了口气,“那我再提醒你一下。如果你有想要保护的人,最好让自己再强大一些。如果出了什么事,会让你在乎的人难过。”
“你……”
西钊不再多言,向着自己车的方向走出两步,忽然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们救了小细。”
他庆幸自己及时赶到,没有造成伤亡,但心里又在想着……
【如果是你,也许会做得更好吧……】

劝服小细出国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他太了解这个妹妹的性格和喜好,小小的利诱,就让小细高高兴兴地点了头。
ERP找到他希望他能加入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他是铠甲召唤人之一,而ERP显然是个在研究铠甲和异能兽的组织。
西钊并不太介意多几个战友,加入这么一个研究组织也有助于他更好的了解自己的铠甲和对手。并且ERP还可以提供训练设备——他的确需要变强,为了……不再只能躲在别人身后。
他开始依照美真的安排进行训练,执行任务,进步速度和执行能力让年轻的ERP指挥官欣喜不已,多次在视频通话里和自家哥哥加鲁博士感叹这回真是捡到宝了。
可西钊自己却没有那么开心。
他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想来也是。十年前失踪,不知生死的两个人,就算想找也的确太困难了。
直到……某天的任务,到一个小卖店取回光影石——土影石。

评论(2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