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冰影

铠圈小透明一只,主cp北西天安
叫霜霜就OK

君心(38)

emmm其实这是我最后一章存稿……是的这几天我都没咋码字一直在搞事情😂😂
不过马上就进入大结局了😏
——————————
​这些天,欢迎外婆又用庚伮金刚杵替柚子净化了一次血液。她体内的阿瑞斯细胞已经基本排出体外,只要等她的身体自我调节完毕,就会醒来。于是小飞开始十分勤快地往铁板烧店跑,大有柚子不醒就不去上班的气势。本来应该是最关心柚子的小天都被这劲头比了下去——很值得一提的是,小飞父母居然也放任好不容易开始努力工作的儿子翘了这几天班,大概是觉得儿子难得对一个女孩这么上心吧。
其实最近一直在忙的小天,现在来看柚子的频率也增加了,因为安迷修开始跟他一起到快递店打理。不得不说行家就是不一样。小天看着在自己手里状况百出的店在安迷修的整理下迅速步入正轨,不由得趁着所有人都出去的时候感叹道:“现在我真的挺佩服你和柚子的。店刚刚起步的时候活少还不觉得,后来也有柚子帮忙。结果前段时间我自己一试,才发现管整个店居然这么累。”
“这种事就是熟能生巧嘛。”彼时安迷修正在整理手中的账本,“只要了解一下店里每个人的特点,根据情况分派任务,也不是特别难。至少……即使出了问题,也不会是一条命。”
小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本以为这是安迷修在巴王当经理时练出来的,但其实……大概在数千年前,他还是那个银河护卫队路法总长手下的亲卫队长时,就已经是这样了。
“灰冥队出来的人,如果放在分开行动的三人小队里一般都是统帅和大脑。所以比起乔奢费和库忿斯,将军对我的要求更高。除了战斗,每次出征的兵力部署安排我都必须参与。我不能出错,那时候如果哪一点安排错了,就可能断送掉无数战友的性命。”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跟他说起这些事。上次在废水泥厂,他更多的介绍了整个军团的过往而非他自己。小天敏锐地察觉到,他身上渐渐染上了一种忧郁落寞的情绪。
安迷修叹了口气,接着道:“而且即使再小心伤亡也不可避免,不断有人死去,有人补充进来,战争中没有慢慢磨合的时间,配合不好就是死。所以我必须在见到一个新来者第一面的时候,尽量快和准地把握住他的特点,还有怎样安排最适合他,也最适合整个队伍。大概这个看人的眼光,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
还想再说什么,一只手却忽然搭上了他的肩膀。安迷修抬头,看见小天已经从货架前绕了出来:“别再想这些了。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安迷修停下手里的笔,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可是……你明白吗小天,我可以说我没害过地球上的人类,可是我真的不能说……我手上没沾过一点血。至少过去几千年将军灭掉的每一颗星球……都有我的一份。”
“这样就够了。”小天在他身边坐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不管你几千年是什么样子,只要你现在是这样就够了。”
“小天,我……”

快递店旁边,坤中手中的监听器连带着耳机忽然被一只手拿走了。他不满地转头,正要说什么,就被那只手拽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车。
坤中在看清拉着他的人是谁的时候就噤了声,任由那人把他拉上车才开口:“正听到关键时刻呢,西钊你干什么啊!”
“我来换你班,结果刚到附近就接收到窃听器的信号了。”西钊玩着手里的一个和坤中一样的监听器,“你说的关键时刻就是这个?”
坤中居然理直气壮地点头:“就我这几天的观察,这两个人现在出入成双的劲头比你和北淼当年有增无减。”
驾驶座上躺枪的北淼默默回头:“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几乎同时,西钊道:“你天天非要监视快递店就是为了这个?”
“当年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俩就在一起了。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我当然要观察一下了!”
西钊扶额,无语。明明已经过了十年为什么这家伙还是这么幼稚!难道跟孩子一起待久了心理年龄也变小了吗?!
“你看,就是你们俩这样的!”
西钊转头一看,发现前面的北淼居然是和他相同的扶额动作。
坤中作势叹了口气:“我觉得自己在发光啊……”
“你小子!”
见北淼抬手似乎要敲他头,坤中立刻闪身从车里出来:“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聊北淼哥再见!”他连个停顿都不带,一口气说完,然后跳上之前停在旁边的摩托车扬长而去。
车里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笑着摇了摇头。
然而,这样的轻松,恐怕不会持续多久了。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