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冰影

铠圈小透明一只,主cp北西天安
叫霜霜就OK

君心(29)

二更奉上😂虽然是情人节但是没有狗粮😂
带乔欢😂
——————————
二人​看到他们消失之后就解除了铠甲,转身去看乔奢费的情况。
他本来就是靠着一股劲支持着不倒下,如今有了援军,这股劲一散,立刻就撑不住了。他早已经恢复了人形,半靠着墙坐着,完全脱力的样子。
“你怎么样?”西钊怕他哪里受伤,不敢轻易动他,就先在他面前蹲下来,问道。
“没事……死不了……”乔奢费喘了口气,“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北淼猜的。”西钊简短地解释了一句,然后转头看了北淼一眼,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就小心地把乔奢费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轻轻把他扶了起来。北淼已经走过去打开店门,让西钊把乔奢费扶进去,放在沙发上。
里屋的门忽然发出一声轻响,开了一道门缝,随即整个打开,名叫欢迎的女孩快步走出来,径直冲着沙发上的人跑了过去:“小乔!你……我…我听见外面没声音了……还以为……”
“我没那么容易死啊……”乔奢费艰难地笑了一下,“别那个要哭的表情……”
“乱讲……我才没有要哭……”然而那个明显的鼻音,谁都听得出来。
欢迎的外婆是在她后面出来的。老婆婆的目光,却关注在了这里的两个陌生人的身上:“欢迎啊,这就是你那天跟我说过的,不属于阿瑞斯铠甲的召唤人?”
北淼并没有等女孩介绍,而是自己开了口:“您好,我是张北淼,这是西钊。我们是光影铠甲黑犀和雪獒的召唤人。”
外婆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这几次,我们真是该多谢你们出手相助。”
“哪里,您太客气了。”北淼道,“我们毕竟有相同的目标。”
“不过,还是容我老婆子问一句,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要出事的?”
“关于这点,其实我也有个问题很好奇。”北淼说着,转向那边的乔奢费,“你们那位将军……是不是有点强迫症?”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最先意识到可能中计赶回来的小天刚刚推开了铁板烧店的大门,看见里面还算整齐的布局,总算松了口气。

不一会儿,小飞和小刚也回到了这里,紧接着是听小天说出事了迅速赶过来的安迷修和清自在。
看人齐了,北淼终于开始解释那个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我们有自己的能量监控系统,经过调整可以监测到整个城市的幽冥魔磁场。把今天这三个出事地点对应到市内地图上……”他从口袋里取出自己画过的那张地图铺在桌子上,“就是这样。”
于是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正三角形,和正中圈住的铁板烧店。
“所以才说那个路法有点强迫症。”西钊道,“要不是这个分布太奇怪我们根本发现不了。”
安迷修想了一下,勉强找了个理由:“大概将军……只是想确保你们没有谁会先赶回来,所以挑了距离一样的地方,结果没想到有人会去对地图吧。”
“不管怎么样,庚伮金刚杵没有被抢走,就是最好的消息了。”小飞道,“不说别的,柚子现在就指望它呢。”
“即使柚子没事了,这东西也不能落在将军手里。”安迷修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庚伮金刚杵有个最重要的用处,就是我们来到地球的那艘飞船的控制器。如果将军拿到它,就能启动飞船离开这里。而且……那飞船上装载有足以毁灭整个星球的武器。”
“什么?”一群人都吓了一跳。
“阿瑞斯刑天留下的信息里没说这个啊!”欢迎有些懊恼,“早知道这样……”她沉默了一下,才道,“可能还是得拿出来。我们不能不救柚子啊……”
清自在若有所思地道:“难怪当年我们术修家祖先要把它藏得这么小心,原来是这样。”
“你们以后最好还是小心点。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就别没人保护地随便留在这里。我们可不是每次都来得及给你们收拾残局。”北淼说罢,就和西钊一起起身告辞。

“你有点激动了。”出门之后,西钊才说了这么一句。
“我现在真的不放心全交给他们了。”北淼一边开车门一边叹道。
“想全交给他们也不行了。”西钊坐进车里,“今天这么一弄,咱们肯定是在路法那里狠狠拉了一波仇恨。恐怕接下来,他会抽出力量来对付我们。”
“怕他不成。”北淼道,“他敢来我们就敢应战。他要是不来,我还要去找他。”
“你还是这样。”
北淼笑了笑,发动了车子。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