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冰影

铠圈小透明一只,主cp北西天安
叫霜霜就OK

君心(23)

一群人最终还是成功挤在了铁板烧店里。好在开店的地方椅子够多,还不至于有人站着。
欢迎的目光扫过这里坐着的人。两个铠甲召唤人,两个幽冥魔,那两个身份不明的估计来头也不小,外加她和清自在两个修者,还不算里面身体不好早早躺下的柚子……怕是这个城市里关系地球未来的人大半都在这了。
她这个小店居然聚了这么多大佛。
欢迎一脸头疼的表情坐在柜台后面,按了按太阳穴:“行了,谁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北淼很淡定地抬手冲着安迷修那边做了个“请”的手势:“我尊老爱幼。年纪大的先来。”
察觉到安迷修一副想吐槽的样子,北淼冷静地瞪回去,眼神里明显传达出“谁让你坑我们”的意思。
西钊有点好笑地拍了拍北淼的手,阻止他有点幼稚的行为。
安迷修叹了口气,还是率先开了口:“如你们所见,我和乔奢费都是原属阿瑞斯幽冥军团的战士,也就是你们说的幽冥魔。路法将军是我们的顶头上司。关于一千年前的事,戈尔法应该留消息告诉你们了吧。”
“戈尔法?”
“刑天的上代召唤人,我的后辈。”安迷修皱了皱眉,“没有?那能晶和召唤器的关系之类的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欢迎这才反应过来:“那个啊……那个阿瑞斯刑天?”
安迷修点点头,继续道:“但是有些事情,是他不会说也不敢说的。”迎着众人的目光,他道,“当年将军和我们被判罪的原因,其实根本就是皮尔王的猜忌。他担心将军功高震主,危及他的地位,才把我们剥夺身份,判下重罪,甚至派人追杀。反叛夺权也好,滥杀无辜也好,将军开始做那些疯狂的事,都是在被判罪之后。”
“最开始可能的确是因为不忿皮尔王的猜忌。可是后来,我觉得将军已经不满足于平反了。”安迷修轻声道,“从他开始用离子炮毁灭整个星球时我就觉得,他变了。”
乔奢费接着道:“1521……戈尔法不知道的应该还有,当年将军用最后的能量打破了我,安迷修和库忿斯的封印,让我们留在地球上,准备千年后的军团复活。所以我们三个,以人类的身份,在这里生活了下来。”他笑了一下,“说实话,此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科技落后阿瑞斯这么多的星球,居然会……这么吸引人。很久以前开始我就觉得,就算放弃所谓战士的荣誉,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也很好。”
小飞突然开口:“等等,既然这样,那半年前你干嘛要替路法挡我们的路?”
“阿瑞斯集结令。”乔奢费苦笑,“我们也不想,可是没办法。集结令对我们三个只能强制起效一次,而且将军以前不会罔顾我们本身的想法,所以从来没用过。连我们都没想到将军居然不顾一切到动用集结令。”
“那阿库他……”
“第二次集结令,我们两个都躲过了,他没理由躲不过。”乔奢费道,“库忿斯,恐怕是真的不再留恋这里,只想回阿瑞斯了。”
“将军回来后的事你们就知道了。”安迷修垂下眼,“他根本不会在乎这个星球。他想要的,只有那颗能晶,还有阿瑞斯的那个银河霸主的位置。”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不可能放弃你们这三个他手下最强的战力。你们不愿意回去,所以才出了上午那事?”说话的人,是那边坐着的西钊。
“上午?上午还出什么事了?”除了小刚把召唤器弄丢了,还出什么事了?
安迷修瞥了小刚一眼,然后把上午出的事全部讲了一遍,最后道:“如果不是他们救了沙宾,乔奢费现在已经在将军手下了。”他又看向小刚,“所以我说你差点害了多少人,说错了吗?”
小刚终于有点心虚了起来。
“所以啊,某些人这个脾气是该改改咯。”
“你!脑袋刚正常就给俺找不痛快!”
“小刚!”清自在喊住他,“小飞说得没错,你那个脾气必须得改。你看看今天,就因为你一时冲动,惹了多少事!”
“哎呀行行行!我改还不行吗?”接收着所有人对他投来的目光,小刚有点受不了,“以后你们谁再见到俺冲动,随你们处置,行了吧?”

北淼叹了口气:“希望真的能改吧。毕竟冲动的代价,不是每一次都能承受的。”
小刚似乎是想开口反驳,然而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你们又是谁啊?”
北淼和西钊对视了一眼,然后道:“我们……勉强也算是你的前辈吧。”
“什么意思?”
北淼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十年前,B市曾经出现异能兽作乱,听说过吗?”
“这个当然听说过!据说当时B市也出现了炎龙侠为首的铠甲勇士,所以才能平安无事的。我从小就发誓一定要成为那样的英雄,结果大人们都说我异想天开。没想到我现在真的……①”
北淼笑了一声:“炎龙侠啊……那家伙果然比我有名。”
“毕竟他是最早开始战斗的。”西钊耸了耸肩。
“我也不是在乎这些的人。”
“真的?”西钊轻笑。
北淼眉稍微扬:“你还不了解我吗?”
“等…等等……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
“准确点说,我们都是。”
————————
①:小刚屋子里有摆炎龙侠和帝皇侠的模型23333

评论(1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