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冰影

铠圈小透明一只,主cp北西天安
叫霜霜就OK

君心(10)

​西钊的摩托车停在了快递店旁边。
由于蹲了两天铁板烧店的坤中强烈要求换个地方,今天是北淼在铁板烧店蹲点监视。然后他就被换到了北淼的岗位上。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从开始介入这件事,就一直在关注小刚的动向,几乎没有了解过这个叫李昊天的男孩。
他先绕着快递店四处看了一圈,没发现那个密斯林。看来她也不是每天什么都不干地盯着这里。
他状似无意地走过快递店门口,从关着的玻璃门望进去,看见小天正坐在电脑前写着什么,几个快递员打扮的人正在从柜子上拿快件,大概是准备出去送货了。
他没敢再靠近,挑了个稍远的隐蔽墙角停下,坐在摩托车的座位上,暗自观察着里面忙碌的男孩。
过了几个小时,有几个快递员陆续回来,不知围着他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又各自散去,留下李昊天一个人撑着额头坐在那里。
那孩子看上去要忙疯了。西钊微微摇了摇头,他实在需要一个助手。
然而李昊天就在这个时候,冲出了店门。没有锁门,甚至没有骑车,就那么直接冲了出去。
西钊吓了一跳。出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会……这么失态?
他没骑车,定位器也就不管用了。
西钊迅速跨上摩托车,跟着一路飞奔的小天到了铁板烧店。但是……他远远地看见店门口停着一辆……警车?
西钊拨转车头,故意偏开铁板烧店的方向,绕了一大圈,在旁边把车放下,然后轻轻跑向铁板烧店门口附近停着的一辆白色轿车。
车门在他靠近的时候就打开了。西钊钻到副驾驶的位置,坐在北淼旁边,关上车门。
“出什么事了?”
“那个叫柚子的女孩不见了。”北淼简明扼要,“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觉得那个女孩不见了。”
“什么意思?”
“昨天下午杨欢迎和她外婆一起出门了,傍晚来了个人,说要带柚子去医院看病,把她接走了。今天早上杨欢迎和她外婆回来没见到人,就以为人不见了。大概是信息没对接好。”
西钊皱眉:“谁把她接走的?确定不是挟持或者被骗?”
北淼晃了晃手里的监听器:“柚子叫他小飞,应该是熟人,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我怀疑,他就是原本飞影铠甲的召唤人。就算不是,也是什么相关的人物。”
“为什么?”西钊知道北淼不会随便下结论。
“因为那个人,我连资料都不用查就知道是谁。”
“谁?”
“徐氏海运的少爷,徐霆飞。本来就是个穿名牌开名车的闲散富家公子,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听说开始发奋工作了。”北淼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方向盘,“这么一个人物,居然跟这个小店里的人关系密切,要说他跟铠甲没点关系,我才不相信。”
西钊笑道:“听起来跟你有点像啊。”
“别把我跟他比啊。”北淼眉梢一挑,“我可比他上进多了。”
“是。”西钊还是在笑。
北淼无奈地叹了口气,又道:“其实相比起来,我对他父亲比较熟。我们公司跟徐氏海运合作了有几年,去年他们公司因为一次沉船事故导致资金断链破产,他重新起步的时候我还帮着周转了一些资金。”
“你有这么好心?”
“怎么没有?我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吗?你别把我当成奸商行不行?”北淼抬手作势要去拍西钊的头,却被他躲过去。
北淼淡定地收回手:“不过……关于他的确有个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恩?”
“算起来,这个徐霆飞是敏慈的堂弟①。”
西钊愣住了。
“敏慈家是做服装加工和销售的,是另一个公司,和海运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我也是和他们合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偶然知道的。”
“这样啊……”西钊点点头,看向那边的铁板烧店,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那刚刚的警车是怎么回事?”
“说是要找那个柚子调查昨天晚上的一起重度伤人案。”北淼道,“但是昨天傍晚从我在这到她被人接走的时候她一直很正常,之后应该也有那个小飞跟着她。她应该没时间去伤人。”
西钊严肃了起来:“可是警察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找来。恐怕背后还有什么问题。”
“嗯。”北淼看了一眼外面,小天似乎已经找过了出租屋,站在门口,有些茫然的样子。
“我先回快递店那边了。”西钊道,“就算要找人,他应该也会回去拿车的。”
“去吧,小心点,别被发现。”
“放心。”西钊边说边下了车,转回去取自己的摩托车,离开了铁板烧店。
————————
①:这是我的私设,其实也不太影响剧情……脑洞来源于敏慈也姓徐以及她是个富家女233

评论(1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