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冰影

铠圈小透明一只,主cp北西天安
叫霜霜就OK

【北西】归人(4)

我发誓我是亲妈(大概……)
你看我都让北淼重生回去追西钊了!
顺便关于那个驯象的方法……我忘了我是在哪里看到的了……但是我记得以前在b站看到过有人问这个,说为什么小天使和冰儿小时候还知道反抗界王长大了就任他虐不会反抗……这个解释是我自己的看法,感觉上应该还比较合理……
——————————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据说有人驯养大象的时候,会从小把象抓来,用一条铁链把它锁在柱子上,小象力气不够,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铁链,只能乖乖留下。然而当小象一点点长大,力气变强,强到足以轻松扯断那铁链的时候,在它的潜意识里,却依然认为这条链子是挣脱不了的。所以,它甚至不会尝试逃脱。
这只象就是冰儿和西钊。
他们虽然长大了,强大到可以打倒界王了,但是潜意识却告诉他们,眼前这个人是不可能战胜的;而这样的场景,代表痛苦惩罚的开始。
所以当界王手执长鞭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冰儿下意识地全身紧绷着后退了两步。等到她反应过来,丑将已经抓住了地上已经无力动作的西钊,按着他的脖子,当做人质。
冰儿咬住下唇,双手慢慢握紧成拳。她知道,她失去了唯一一次救出西钊的机会。
“冰儿。”界王神情冷漠地看着这个女孩,“看来,你也打算学这个叛徒了?我养了你们这么多年,你们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
“你养我们为了什么?不就是要我们去伤害我们的朋友!”冰儿道,“当年的事,孤儿院的事,我们从来都没忘记过!”
“好,很好。当年发现你不能召唤铠甲的时候,我就该直接把你掐死。”界王表情不变,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他举起那只机械手,活动了两下,“你要把我教你的本事,用在我身上吗?”
“你以为我不敢?”冰儿右手一动,又是三根飞针握在手中。
“哼。”界王冷哼了一声,看了丑将一眼;丑将会意,立刻一掌打晕西钊,把他扛起来。
“你不敢。如果你敢,刚刚已经动手了。果然是没用的废物,连背叛都叛不彻底。”
界王说罢,从窗口看去,心知今天的计划难以进行,就招招手,影界黑晶飞来,将他们一起带走。
冰儿手中的针慢慢滑落在地。
背后传来脚步声。
北淼和坤中刚刚封印了海螺兽和海马兽,虽然飞蛾兽趁机逃脱,但他们也无心去追了。
他们都急于确定西钊的情况。
然而现在楼上,只剩下冰儿。
“小北哥……”冰儿慢慢转过身,看着北淼,“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
北淼环视周围,终究什么也没说,只走上两步,像小时候一样,右手揽住她的肩膀:“小雪,对不起,没用的人是我。”
重来一次,他还是没能救下西钊。

西钊从昏迷中醒来。
他能感觉到自己到了熟悉的地方——影界,他那个所谓的训练室。
他的手被铁链锁着,整个人吊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训练的时候,界王一般不会锁住他;这里的锁链,是为了惩罚时准备的。
“醒了?”界王阴沉的声音传来。
西钊慢慢抬头看去,由于被训练室的外壁限制,只能看见站在控制器旁边的丑将。丑将好像是从界王那里得到了什么指示,转回头,怪笑着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开了训练室的电源开关。
电击的麻痹感顿时传遍全身,逼得西钊忍不住喊出声来。以往大部分时候都是冰儿负责他的训练和惩罚。冰儿虽然经常嘴上发狠,动不动就说要把他的训练电压一次开到顶,但是真的动手时,每次都很小心地注意他的承受能力,慢慢加大电压,从来没有一次开得过大。
然而,他当然不指望丑将像冰儿一样体贴。
他不知道这次电压开了多少,但一定不低……想也知道,他现在可是个叛徒,界王对他,可是一点情面都不会讲的。
电压一次次打开,每一次都会持续足够长的时间,然后关闭片刻,等他身上的电放掉,再重新打开,一次次循环。
开始西钊还能听到界王在和丑将说什么“如何给他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后来,他的意识逐渐混沌,声音也变得模糊。
最后一次,他依稀听见界王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也不知道界王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既然你那么想找他们,就去找吧。”
一只冰凉的机械手,贴在了他的颈后。
西钊再次晕了过去。

评论(4)

热度(51)